喝茶,是年轻人过日子的最低标准

时间:2018/4/23 17:02:18 作者:

“一生慢悠悠的,画几幅画,写几笔字,炒几个小菜,喝口浓茶,写写文章。多少年之后,我们才知道,这才叫小日子。”

——《民国茶范》

3.png

文人创作,多寻消遣集思之物,民国时期,鲁迅、胡适、闻一多、周作人都爱吃茶,写茶。

周作人道: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,清泉绿茶,用素雅的陶瓷茶具,同二三人共饮,得半日之闲,抵十年尘梦。

尘梦难销,周作人道只需半日清茶,是心性的阔达,更是对茶的盛誉。

5.png

鲁迅道:以茶叶一囊交内山君,为施茶之用。

文人们的思想总是怪异的,能够得上一杯茶交情的,于鲁迅而言,极少。杯茶到了鲁迅的峻冷世界,是君子之间的信物。

图片1.png

民国茶范,多是风雅而端庄的。相比之下,闻一多吃的这杯茶,就平实太多。所谓“喝过两盏苦茗,发现月亮像一柄银书,落在对面水上。”仙风骨气的品茶习惯,终究不适于把茶当作过日子最低标准的闻一多先生。

喝茶,是年轻人过日子的最低标准。

于闻一多而言,没茶的日子太折磨。

美国留学时,写信向家人讨茶;到青岛教书,常找梁实秋蹭茶;战乱年代,几经辗转,他在西南联大终于喝上了一口热茶,于是忍不住给妻子写信说“开荤了”……

2.png

有人说,闻一多嗜茶。流离颠沛的岁月里,茶是是一种情感寄托,能在茶馆里泡上一壶热茶,细啜慢品,简直是梦寐的悠适生活。真正追溯到民国时期,中国遍地茶馆,其中成都尤甚。

演变至今,茶馆时代早已不复存在,但代替茶馆的场所却是无所不在。它们多建于闹市,人们推门而进,片刻间,手持一杯“新”茶,又匆匆离去。茶与情,不再相通,茶对于日子而言,不是标准,不是寄托,更没有温度。

7.png

真正把茶看得很重的人,不歌颂不追捧,他们更宁愿于一处静僻的茶空间内,沏一泓清茶,放空心绪,静默慢饮,当时光慢下来,日子才叫日子。

而茶,会常伴他们左右,成为过日子的标准。
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使用 “扫一扫”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。
关 闭